微風夜雨
關於部落格
  • 13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人生是如此的短暫

那時尚小,以後年紀漸長,發現疲勞果然無處不在。眾人眼裡的神仙眷屬也會離婚,叫審美疲勞,時間長了就“漂亮有什麼用,不管吃不管喝”了。相處時間長了,再丑陋的面容也不那麼觸目驚心了,是因為“生人難見”,熟悉了也就習慣了,是審丑疲勞。如此想來,疲勞是常態,不疲勞才是反常。

前幾年報紙上鬧嚷嚷說什麼科學證實,人能夠活到二百歲。還有克隆工作進展順利,如果輪換著把過期零件換掉,人就可以長生不老。歡欣鼓舞之後,有人就憤憤然了:那還不把人折磨死!這話,竟然是出自整天哀歎時光不多的耄耋老人之口。想一想也可怕,如果壽命達到二百歲,就該二十歲入學,拿四十年來學習,八十年來工作,六十年頤養天年,幾乎就是望不到邊的絕望,自殺的人肯定成倍增長。再如婚姻,一百多年天天面對同一個人,倒是應了那句“生生世世在一起”的誓言,但只怕再清心寡欲的人都會感覺郁悶枯燥,離婚就是常態了,從一而終才是病態。

相對於令人反感絕望的疲勞來說,人生的短暫,時光的流逝,其實都是應該自我慶祝的事。生命被壓縮在有限的幾十年裡,上學、工作、退休等多個階段,戀人、夫妻、老來伴兒等多個身份,都各自只分得短短的一段,在匆忙之中完成變換,在目不暇接中就匆匆流逝,還沒嘗夠味來就沒了,多了些念想和珍惜,也就少了許多的無趣和疲勞。

如一年有四季,春有春風秋有秋月,夏有紅花冬有白雪,一年下來才會感覺跌宕起伏興致盎然。而如南北極,一年只有黑白兩天,如赤道線,一年只有雨旱兩季,時光一被拉長,疲勞和無望便成了主題。

如此看,還真應感謝人生之短暫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