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風夜雨
關於部落格
  • 13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用理智去掩埋我心中的疤痕


我們相遇在一個並不堅固的世界裏,因為我們的相識太過倉促,甚至來不及細細的回味,只是換來的一句“我怕傷害了你”。也許當一個人對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 心疼已經遠遠地超過了被拒絕的尴尬。盡管他曾經說過喜歡你,盡管你們曾經那麽無話不談,盡管你們曾經那麽親密的關系,只是一句話就可以全部給否定的。其實 女人是很悲哀的,都說如果一個女人不性感,那麽就要感性;如果不感性,那麽就要理性;如果連理性都沒有,就一定要有自知之明;最後的自知之明都不在了,那 只剩下不幸!我想是這樣殘忍的,也是這樣露骨的解釋。

認識他的那幾天,每一天都值得期待,好像24小時怎麽都不夠用,人們說只有相戀的兩個人時間才會不夠用,可我慚愧的是並不知道他是不是也這麽想。網絡叫一 些並不相識也可能一輩子不可能相識的人巧妙的相遇,不知道這是一種幸運還是一次孽緣。每日都坐在電腦前面帶著耳麥,一有時間一定要說個不停,好像話從來都 不擔心會說完,滿臉都被笑臉充實著。他說喜歡聽見我笑,其實他或許不知道,我也碰巧很喜歡他的聲音。我說過,他的聲音很溫柔,像是一種麻醉劑,哪怕我是個 再執拗的女子也會被融化掉。可能,這就是網絡帶給大家的快樂吧。

你我毫不相識卻碰巧遇見,而這一次邂逅又被巧妙的撰寫成了一段傷心地往事。誰說距離不是問題呢?一個天南一個地北,要是說想見面其實也並不難,只不過,一切想起來都那麽不真實。看過這樣一句話是這麽說得:

彼岸花,開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葉永不相見.情不為因果,緣注定生死。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是要留下遺憾。

那幾天是我這段日子以來最開心的時候,可不料好景已然不長。一個好友看出了我倆之間的蹊跷,勸著我們不要這樣錯下去。她說,網戀不會有好結果的,你耽誤他 工作,他耽誤你學習,最後你們若是不能走道一起也只是徒勞,甚至會反目而埋怨對方……她說得沒錯,我們兩個注定了不會有一個會心的結局。

我答應了,我說我會離開他,盡管心中千萬的不舍得,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。硬著頭皮和他說著,大家只是好朋友,無話不談的朋友而已。他的回答好像也很給我面子,他說他不想說出來傷害了我,其實他覺得我們這樣下去是不對的……還能說什麽呢?你看我做不到理智,我至少應該學會自知之明對吧?所以,我一氣 之下想跟他就此別過,不會有交集。可是,事情並非這麽簡單。

因為都在一個圈子裏,而且誰的無故離開都會造成不必要的傷害,最後他再三的要求下我還是留了下來。只是,這以後,每次上線都少了那個頻閃的窗口,也少了那滴滴的等待語音的提示……一切都不一樣了,雖然我們說好了還是朋友。

沒有人能告訴我,當選擇分開的兩個人要如何做到陌生的路人或者相識的朋友。不管是對哪一方都是殘忍的,我知道他很理智很堅強,甚至比我更容易就想開了。可是我卻執迷不悟,每天看見他和別的好友調侃說著玩笑,都是錐心的難受。如果愛情非要定個輸贏,我想輸得徹底的是我自己。

我成了那個拿得起都放不下的糾結者。我盡量做到最理智,去掩埋我心中的疤痕,我欺騙著大家說我已經有男朋友了,他很愛我,對我很好……真的如果所想的一 樣,和他就再也沒有過交接。最後一次看他心情糟糕發過去的語言請求,也被他無心回答的尴尬給擊退了。我想,對于他我只能埋在心底了。

太理智的愛情總是傷人最深,因為你欺騙著別人更欺騙了自己,明明心裏是做不到的可卻強顔歡笑。你看,愛情是可以叫任何一種人成為口是心非的小醜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